暗狗狗

小学生写作文,300字满上!

【安雷】瞎写。

“使用强大的魔法会使精神负荷增加到极致,就像是大脑被强力老鼠夹拉走生娃娃,眼前的低迷让你看不清方向,这可不是一颗糖能够解决的问题。”

安迷修改变以往的绅士作风,手里握着补鼠器对着刚刚没收上来的芝士条实施暴行,同学惊讶的目光伴随着讹人的尖叫使整个浮空教室陷入混乱,低声细语的他们谈论着今日安教授为何如此粗暴像是臭水沟的流浪汉当上了绅士一样。安迷修微微眯起了他细长的双眼,手指尖淡淡的蓝光轻轻一甩惊起一层冰晶,教室安静了。

属性魔法带来的寒冷不只是夏日凉爽那么简单,安迷修早就炉火纯青的像是深山修炼多年的刺猬老妖,这点点魔法可不是玩笑,送你上冰库待上五六个小时也比不上这一瞬间。

“好了同学们。”

他挥了挥手,淡淡的红光轻易融化了碎在地上的冰,顺着被水弄湿的地板,安老师堪称优雅的走到了教室外边,拉着雷狮的后领子把被绑起来的他拖进教室里。雷狮看起来很不好,脸色惨白的,地面上海还带着他紫蓝色的电流,一眼看过去就像是皮卡丘漏电了。
安迷修拉紧了衣领,透过平光镜片同学们看见了平日和蔼可亲带着土味情话的安教授今日格外的不同,碧色的瞳像是站满了水藻的鱼缸。

“谁能告诉我今天雷狮的实战课指导员是谁。”

这届暗香真是备出人才

【七柒】白菜.虫

偏离标题了那就瞎写吧emmm……接上
.

.
伍六七觉得今天阳光不太明媚,天气不太晴朗。他哼着小曲走在花鸟鱼虫市场,左手一条金鱼,右手一块猪肉,走在砍价的路上,一路上磕磕绊绊,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人生是多么美好!怎么可以凉在开荤的路上!
不行了不行了我先歇会哎呦。

伍六七抱着一大袋子的粉条坐在地上,陷入了沉思。他抱着手上的肉,像是对待亲密的爱人,深情的眼神就像是五百年没开过荤,然后他发现了地上的一条虫子。
只见这虫子身长不足一尺,却肥的一批,贱兮兮的脸上还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傻气,高强度运动后的拉伸让虫虫大汗淋漓,伍六七一惊,头上冒出的三个感叹号立刻被他摁了回去,心想这虫子怎么长得跟我这么像,随后他就看见了长得跟他更像的人。只见暗影刺客首席一手握着千刃一手提着鸡大保缓缓走来,如果无视他身旁高窜几米的黑气他还是一条好汉。伍六七这次是吓得拔腿就跑,不忘了他手里几斤的菜和地上那只肥乎乎的虫子,首席也立马拔腿就追,举着千刃的样子恨不得来个开天辟地见鬼神,刹那间天颤地嚎,一阵风过去,只留下了假发被吹飞的可乐独自一人迷茫。

伍六七觉得呼天喊地都没用了,还待求他自己。可是他又觉得没有时间给他来一场单膝下跪掏出易拉罐扣扣亲吻首席的小拇指甲盖祈求原谅,于是他只能拼命的奔跑,就像是夕阳下的那场约会~记录他依旧逝去的青春~
路过的梅花十三终于看不下去这满屏飘洒的波浪号,一个猛烈的伸脚把伍六七所有幻想同秋日的落叶和飘忽出手的菜碎了满地。

啊!这就是!友情的力量啊阿七。

鸡大保在旁边扯皮,只要无视他被首席拎在手里这一点他还是一只好鸡。伍六七从地上爬起来,如同少女般娇羞的望着柒,眨了眨他的24k黄金比例长睫毛,眼中似乎闪烁着七彩色的光芒。柒看了一阵恶寒,冷漠的缓缓凑近

他举起了刀。

伍六七惊恐的瞪大了眼

咔——

“啊啊啊啊!!!!!!!!!!!”

刀落到了地上,伍六七觉得自己死了,于是停止了尖叫,眼睛一翻,头一歪,在地上保持变傻心态。柒看着累觉不怪,蹲下来戳了戳瘫在地上的伍六七,伍六七心里一惊,我还活着吗?我没死吗?

“地上凉。”

伍六七以为自己在做梦,于是他从地上猛的起来单膝跪地捧住了柒戳他的手,深情款款的凝望着首席苍白的面孔,油腻的张开嘴撅起来对着首席就凑过去同时还发出啵啵的声音

“嗯嗯嗯好靓仔我就知道你是……!”

柒吓得给了他一巴掌,千刃都掉在了地上。伍六七被打蒙了,愣着看着柒,柒无辜的眨眨眼,让他看地上虫子的尸体。七沉默了,七突然失忆,七把地上的菜揽一揽捡一捡,给梅花十三打了个照面,一把把首席在肩上。大跨步的往前走,柒看不透此时的情节,面子促使他想要挣脱开伍六七的肩膀,但是六七此时很沉稳的飚起了骚话。

“别动,亲爱的。我想抱着你”

“不是……你搁着了…”

柒面色惨白,艰难的说到。

伍六七一惊赶快把首席放地上,惊恐的脸色像是闯了大祸,委委屈屈的躲在了大保后边,鸡大保看不下去了。一手牵着一个像是领着小朋友一样在太阳下前行。

“阿七啊,人生的路还很长——”

“话说靓仔,你白菜收完了吗。”

【七柒】白菜

写不动了,先满足一下虚荣心……

1

柒从来没想过会栽在一颗白菜上。还是一颗被虫子啃了的
大早起来首席觉得身体倍棒除了那浓重的不可理喻的黑眼圈之外他可以一砍十个拯救世界。当然这并不现实,对于现在的柒来说他只能蹲在菜地
里过一些乡下的美好生活,比如种种菜,挖挖草。

还记得他上次白了伍六七一眼,玄武国只是精通武艺,不是科技白痴,也不是菜农白痴。哪像某人智商欠费连普通老阿婆都刺杀不好。伍六七自然是委屈巴巴,嘿嘿一笑到是也没说什么,急匆匆的扒着剪刀去做牛杂了。
这天是柒丰收的日子。一大清早柒就顶着浓重的眼彩黑眼圈走上了乡下老农的道路。伍六七早就不见了踪影,柒早上起来的时候特意的去看了一眼。比伍六七小几岁年龄的他还像个孩子一样对丰收这种事情稀奇的很,拎起千刃就向着菜地气势汹汹的奔走而去。

他入眼的第一颗白菜是水灵灵的,柒想到了伍六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时候的无辜眼神,那张脸与同自己无差,柒也就感觉到一阵恶寒。他凑近白菜看了看,冷不丁的一愣。
两颗黑乎乎的虫眼镶嵌在白菜上,上面的虫子还在蠕动,虫子回头看了柒一眼,柒仿佛看到虫子在冲他咧嘴笑,就像是伍六七平时贱兮兮的表情。柒没忍住,千刃出鞘一刀砍掉了半个菜叶,反应过来了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首席沉默与虫搏斗。

鸡大保在旁边抽着雪茄叫好。

【七柒】……没有题目!‖执笔.night

说起怎么当情侣都是题外话。

伍六七尴尬的笑着,抱起千刃就跑。

跟柒。

伍六七总想着怎么哄首席,有时候看的太认真就会忘记本意。比如说伍六七总想着情侣要来个爱的抱抱,但是他看了看柒,又看了看自己,觉得没什么难的。直到他从背后抱住柒,要抱起来的时候一个跟头向后仰翻到了床上后,柒坐在他腿上掀开他的衬衣,戳了戳他肚子上的赘肉,露出了轻藐的表情。伍六七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话题。

柒做什么表情都挺好看……

明明是同一张脸,却有着不同的作为,不同的身份。明明是同一张脸,他却那么好看,浑身都有着不一般的气质,尽管本质是一样的,可是外在看来却是不相同的。
七沉默了……,一遍沉默一遍小心翼翼的擦着千刃。想了想觉得今天晚上还是吃牛杂吧,省事还省钱。

还省时间…。几百里外买东西的柒这样想

而当伍六七和柒相处久了,他也就慢慢的淡忘了最初的感情。什么绝世小可爱,世界上的珍宝,只在霸道闷骚伍六七热血男儿手中撒娇的首席刺客都是浮云,强行ooc的社会不会得到任何的认同。他依旧是他的首席刺客,每天干着杀人刀不见血的工作。他也依旧是他的大保健发廊首席发型师,在夜晚偷偷去拯救他人。看似平凡的生活诞生出了不平凡的他们
尽管强行ooc不太可能也绝对不可能但是普通的ooc还是可以接受的。

七这样想着,用手拂过柒碎发缭乱的额头。刺客长时间紧张的神经即使是到了夜晚也放松不下了,柒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因为长时间缺少深度睡眠而起的黑眼圈像是抹了什么奇怪的油彩。七看着愈发想笑,最终还是揉了揉柒的脸颊轻声道晚安

“睡吧。”

醒来又是日复一日的生活。

变革是迟早会有的,鸡大保吸了一口雪茄望着今日升起的太阳沉重的敲了敲伍六七的头,后者拿着剪刀非常少女的在粉色卡纸上剪小桃心。他说,既然暂时没办法改变那么多也没办法变得那么刺激,那阿七啊,先是每天一个早安吻如何啊。

七的手停住了。留下被爱神之箭在一起的两个心。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雨天总是宁静的。

有时候停止创作才能给人一些更多的想法。

雷狮这样想着,停下了在稿纸上龙飞凤舞的笔,圆润的笔尖因为过度的用力导致纸张印下了深深的痕迹,他沉默着摸了摸右手小拇指旁,油墨早就渗入了他的皮肤上层。
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他这样想,长期的约束于一个狭小的空间总是怪难受。书房压抑的气氛就像是医院最底层的太平间,安静的失去了自由的嗓音。

雷狮套上自己的大衣,长期没有见阳光的皮肤透露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眼底的昏黑像是浓妆。他本就没有规律的作息在这种耗费精力的工作中又是给填上了几笔暗冷。外边在下雨,雷狮很喜欢这种味道,混乱城市中独一份的清净,倾盆的雨滴洗刷了烟尘埋没的空气,潮湿的气味环绕在鼻尖。他本来是想拐进路边的小摊,啤酒和烤串点上一点,滋润像是破烂一样的心情。可是因为是雨天,阴差阳错,他拐进了路边一个咖啡厅。

像是剧本里的狗血剧情,什么是转角遇到爱,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茶会,总是会在这里出现,灵感回献的艺术地点。当然这对于雷狮不一定,他现在十分烦躁,困倦和交稿的期限催乏着他的每一举动,他双手捧着温热的咖啡杯陷入沉思。

往往狗血剧情就是从这样的咖啡厅开始的。

安迷修因为避雨所以闯进这个咖啡厅。他是游荡于城市中的占卜师,可是因为他常常游荡于各种阳光大街所以根本没人把他跟那些阴暗的职业扯在一起,所以生意一般都不是很好。他出来是为了寻找顾客,因为穷的铃儿响叮当所以不得已的抱着自己心爱的球球出来晃悠,不巧遇到了大雨。身为占卜师却没有想到今天的天气真是失策啊安先生。

安迷修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抱着球陷入沉思,本就安静的场所因为这位莽撞的顾客突然闯入而引起了很多人的眉头。安迷修抬抬头,看见了雷狮。
大概这就是一见钟情吧,忧郁而不悲壮的神色彻底吸引住了占卜师的心思,他很不巧的在雷狮不快的时候凑过去说我是占卜师我可以给你算命第一次免费,雷狮当然不信并且白了他一眼安迷修一看,他不高兴了就自顾自的坐在了他面前掏出球球摸来摸去给他看说这就是预言球我可以给你占一占你要是不信我还是会干的。雷狮最终受不了了摆了摆手任他怎么玩。安迷修高兴的给他漏了一手绝活让球发光,顿时雷狮眼前一亮脑子里蹦出一个新的点子。安迷修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占卜内容就被一把拉住了手。雷狮真切的看着他搞得安迷修瑟瑟发抖不知所措,雷狮决定把他拐走因为觉得球很好玩而自己又不会让球发光,安迷修觉得布星可是还是被扯走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想着还没有告诉他占卜出来的内容。

“雨后总会有彩虹。”

【安雷】无意义段子。

几乎紧张到了极致。

雷狮摇了摇头模样似得甩掉额前滴落的汗珠。手忙脚乱的在操作台前处理着看似简单的仪器。
蓝屏显示下是另一个不符合安详欺负的世界,似乎是一道平行线隔绝往事,硝烟战火的重生起点。

还差一点。

雷狮终端了程序,点开了绯色的摁扭。

轰然炸裂。

安迷修背对着摄像头出现在火光夕阳混合的战场,他偏了偏头,雷狮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蠕动着。
没有声音,没有继续的动向。

“我爱你。”